• 诗歌资讯
  • 作品转载
  • 诗评转载
  • All
  • 大藏诗歌
  • 大藏分行诗
  • 大藏十四行
  • 大藏长组诗
  • 大藏散文诗
  • 大藏评论
  • 大藏诗评
  • 大藏诗论
  • 大藏诗观点

两份诗歌忏悔录(大藏)

在过去的几年,整整四年半时间,过去的大藏明明白白地死了,他已经不再是一个诗人,而只是一个每天忙于上下班或为功名而读死书、一闲下来就只顾在生命的表层“寻欢作乐”的那种庸碌凡俗之人。

细读江南山民的《傍晚的河》(大藏诗评)

作 品 【傍晚的河】 作者:江南山民 白日依山尽了 一只狗一直刨着、嗅着 一河余辉 终于,河掌着的灯 像神掐过 我点着的烟 河牵着狗和我 风犹吹过 树梢上的孤独 吹过儿时的虫鸣 水如灯火闪烁...

东荡子:追寻世界的光明(大藏诗论)

东荡子像流星一样陨落,广东的诗友们都感到一种深切的缺席——不仅因为少了他的爽朗欢笑和高谈阔论,更因为他被截然中断的诗歌生命,一夜之间使我们失去了最可宝贵的精神标榜。

关于大藏

Latest

两份诗歌忏悔录(大藏)

在过去的几年,整整四年半时间,过去的大藏明明白白地死了,他已经不再是一个诗人,而只是一个每天忙于上下班或为功名而读死书、一闲下来就只顾在生命的表层“寻欢作乐”的那种庸碌凡俗之人。

大藏文艺

Latest

诗意生活

Latest

人生仅在一念间 | 大藏

走过太多的单行道,我的一生是不能回转了。生命中充斥了太多虚幻和泡沫,就像退学,就像那场风花雪月的恋爱。一切都不复返了!

大藏诗歌论坛 (http://dazang.pw)

  • 原创
  • 驻站
  • 诗评
  • 最新
  • 精华
  • 热贴

打赏本站

捐赠本站
捐赠本站

分享按钮